けいちゃん!

【长谷春】Problem

是我的长谷春!!!!!!!先转为敬!😭

赛博树:

校园au
@xigou 老师的点梗
无脑甜,请放心食用√




1.


长谷川幸也是谁啊。


德艺双馨的学霸大人、文艺部部长、校足球队的神级中场。


一听就像那种只活在小说和偶像剧里的不计其数学妹学姐的heart shaker。


很厉害吧?


可是最近向来活得顺风顺水、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的风云人物遇到了一点小问题。


不多,就一点。


他好像喜欢上了自己的学长。




2.


绿茵场上什么事情说得准啊,磕着碰着那都是轻的。


于是长谷一脚将球踢中了自家守门员的面门。


真不是故意的。他昨天刚和自己的小男朋友分手,郁闷起来拿手柄玩了一晚上fifa,以致于今天简直困到灵魂出窍。


你一年轻人跟七老八十似的,得让你刺激一下。神明大人一定是这么想的——


那人直挺挺地朝后躺下去,一动也不动了。


妈耶。


二话没说,长谷立即拔腿冲过去,以令他们家前锋瞠目结舌的速度。他到那人跟前蹲下,刚想扶起对方:“你没事吧…”


妈耶。


他们家守门员、他的学长原来…


这么可爱吗…


应该是被球踢到鼻梁了,可是手套大得快把整张脸盖住,也不知道揉没揉到痛点,只听得见“ふふ”地吸气、呼气声。


像一只拿尾巴遮脸的傻松鼠子。


傻也没办法,谁让长谷自己作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怕吓走松鼠似的,长谷把口气放得最轻最软,同时去拉那人腕子,好让自己检查伤情究竟如何:


“对不起,学长…学长…请放松好吗?我知道您很疼,对不起…我要检查一下您的伤势…”


看起来真的好痛哦,学长哼哼唧唧老半天才算松开手,长谷觉得好愧疚。


俨然一道深红的印子留在那高挺的鼻梁上了。


又好像走路磕磕绊绊结果不小心摔了把自己弄哭的小朋友啊,这么一想就更让人内疚了。




3.


“痛痛痛痛死了——”


“前辈请忍耐一下。骨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不用力外敷的话,明天会肿得和猪头一样哦。”


“Ha、Hase…ふ…轻点可以吗…真的好痛啊…”


虽然皱起了眉头,手却不自觉放轻。鼻梁上的钝痛顿时减轻,春田默默收了声。


“算了。前辈这么怕痛,我还是分几天来帮您敷吧,只要不嫌弃我老跑来您眼前晃悠——”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闻言,春田连连摆手,“多大点事啊,没关系的,它很快就会好了…”


长谷眉头皱得更紧。


“前辈这样会让我很为难。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都看见是我不小心伤了您,传出去我连伤都没帮您料理好,我该怎么办呢?”


“啊…也是哦,那你…就…随意点来吧…?”


随意点来是什么话啊。heart shaker出了惊天大失误,趁两手挡在人眼前忙活,连嘴角的笑意都懒得藏住。他跟着问:


“随意点是什么意思?”


“就…不用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放心吧前辈——”


语一出他就后悔了。


这个放心又是什么意思?根本不在乎对方吗?


正当长谷陷入了“去解释—好尴尬—算了吧—果然还是不行—去解释”这么个死循环的时候,掌下突然飘出闷闷的一句:


“今天真是撞大运了啊——”


这哥给撞傻了?




4.


下午还有课,可是长谷拖着伤员就往学校外面跑,美其名曰为了补偿前辈。春田被学弟牵着手,嘴上说不不不这是违反校纪的Hase啊你放我回去好吧我就当不知道这事,实际上跟那人后边跑得可嗨。


出了校门;左拐,路过两列樱花树;到十字路口,正好赶上绿灯,直接过去;那家梅子饭团究极好吃的便利店;门口总是窝着一只懒洋洋三色猫的茶叶店;风铃乐超级特别的寿司店——
最后是长谷要带春田来的礼品店。


这家的货品相当齐全,从女孩子们的发绳到男孩子们的球鞋,精致得不行。


自然,价钱也一定不会美丽到哪里去。长谷只来过两次,都是以往后的艰难困苦几个月而告终。


不过他还是带除了男朋友以外的人来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或者形成习惯了也说不定。


希望…希望他的眼光没那么好吧…长谷想起前几天刚送给已经成为前男友那位的、贵到让人痛心的一块表,后悔得要死。


结果他目睹春田站定在一列列耳环之前,指着一对小兔子款式的看向自己:


“这个可以吗?”


“…给女朋友买的吗?”


“…不是——啊不对,应该说暂且还不是。”


哦。这样啊。


那又怎么样?还不许gay看上直男了?




5.


春田的伤已经好了快半个月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某人天天上楼跑去找他。为此,春田专程请了知心好同学飞鸟小姐一个月的奶茶,才好不容易说服对方中午去约闺蜜一起吃饭,而不是照例和自己一起。


因为他有人要陪,那个超爱黏着自己的、到哪里都风光无限的学弟。


除了他们出现的地方总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个heart shaker的迷妹,这一点让万年单身男春田学长心里偶尔会冒出小小的本能的嫉妒以外,其他都让人异常愉快。


长谷每每都要吐槽学校的饭菜,时不时也发出让前辈来自家感受一下什么才叫美食的邀请;


饭后他们通常去操场看球,退而求其次的话,去娱乐室玩桌上足球——可能是互补吧,长谷精湛的脚下技术注定了他菜出天际的手上技术;


学校的墙重新整修过以后,长谷再也没带学长翻过去,两人路过一次就哀嚎可惜一次;


他们像无数的无数男孩子一样,不避讳甚至乐意聊到女孩子,聊到自己的感情史和喜欢的类型;


午间休息时间临近结束,他们才会想起来一路狂奔回教学楼。春田总是催学弟赶紧回去上课,长谷总是当面应下,再偷偷送人回班,最后心满意足地踏着铃声进课堂。


不久,“长谷川幸也恋爱了”这一传闻便在迷妹团里扩散开来,弄得很多女孩子纷纷自销粉籍。


见去人身边晃悠的妹子以几何倍数少下去,校队的乙级中场兼长谷的死党感到奇怪,于是问他是不是又恋爱了。


长谷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笑。


死党懒得搞他,白眼一翻练球去了。




6.


但长谷万万没想到,他所面对的威胁不止来源于女人。


黑泽武藏,春田创一的班主任,也是个gay。


春田伤好了快一个月的时候吧,有一次长谷上去找他吃饭,被他的同学告知人在办公室里。


那个学长压低声音又补了一句,春田这下惨了,班任问他之前逃课那事呢。


长谷二话没说,扒在办公室门口拼命往里头看。


确实挺惨的,长谷确实挺惨的。


感情这年头班任骂你的时候要替你理理头毛,而且笑得光芒万丈像朵春光灿烂的太阳花?


长谷用右脚踩住蠢蠢欲动的左脚,心里默念一定是父爱一定是父爱一定是父爱——


然后,大叔为制止春田鞠躬而一把拉住对方的手,拇指仿佛眷恋似的又在手背上摩挲了两下。


出尼玛大事了。




7.


就此得了疑心病的学弟没用得着疑心多久。


一条突如其来的短信让他彻底崩溃。


[Hase…我…觉得我们班主任好像有点奇怪…??]


他打字的手微微颤抖:


[怎么呢?]


那边过了一会才回到:


[我同桌,他说很奇怪,嗯。班主任找他谈话,出来之后就有这么个感觉。]


你可拉倒吧。长谷把这句话在键盘上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删了个干干净净,换了一句:


[总得因为点什么事吧?哪怕只有一点点?]


[嗯…怎么说呢…他摸了一下他的手。你]


没编辑完的短信。长谷挑眉。


[我?]


不回。


五分钟,十分钟。不回就是不回。


死党忍不下去,脑袋凑过来刚准备瞟长谷屏幕,差点被一肘子击中太阳穴,一蹦三尺高:


“你小子鬼迷心窍啦?!差点打到我欸!”


“什么鬼不鬼的…”集训马上就开始了,长谷拆掉右脚的鞋带又重新系了一遍,力道很大。


“算了我不说了,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没有…他——”


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抱歉,来不了训练了。]


[???你刚哪儿去了]


[我要冷静一下。]


卧槽,不会那大叔…


[前辈你告诉我,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的…]


Oh god.


[我刚被我们班主任壁咚在厕所里表白了。]




8.


“别喝了,前辈…别喝了——”


“我…唔嗝…我要喝!”


“您这么狂灌自己奶茶除了增肥还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吗?”长谷看起来瘦成一副骨架子,手劲却大得像怪物,分分钟从春田怀里捧出那杯瞬间空了大半的奶茶。


“我爽啊!嗝…给我…”


“爽也不是这么个爽法。”


眼见前辈不依不饶贴过来抢,长谷有心逗人玩,端着杯子的手惺惺作态地假绕了几圈,等对方如同真醉酒了那般开始拉扯起他的领口时,侧过头一口气把剩下的奶茶全喝了。


春田用力抽了一下后辈的肩膀:“靠!”


“我不会认为自己这么做无礼的,前辈——”长谷淡淡放下杯子,两只手一把捧上旁边抱着胳膊生闷气的前辈的脸,把婴儿肥全部堆积到中间,“说起来还是个踢球的人,脸肉成这样了都,自己觉得像话吗?”


“唔唔唔!我…是、守门…员!又…不是…前锋!呃啊啊啊啊啊啊——ふふ…”


长谷揉够了前辈肉嘟嘟的脸,转而去摸前辈肚子上薄薄的脂肪层:


“肚子倒还好…就算您说的成立吧,可您真的真的真的能从奶茶里获得快感…不对…安慰吗?”


“我能!”


“不,你不能。”


“我真的能!你干嘛老说不能!你是不是歧视奶茶!”


不,我歧视现在态度不够端正的你。长谷心想。


可他却反问:“你是不是排斥同性恋?”


“哈?我…我…”


我了半天,春田泄了气般瘫在椅子上说我不知道。


“想知道吗?”


“…欸?欸!!!等等等等干嘛干嘛干嘛!!!”




9.


长谷凑近了。


春田懵住。


长谷凑得越来越近了。


春田像是意识到什么,搭上扶手想把自己更朝外挪一点。


长谷摁上前辈的手,倾下身将前辈整个人牢牢堵在狭小的靠背椅里。


春田无所适从,除了别扭姿势所带来的窒息意味,就只能感受到喷洒上面门的灼热气息。


长谷很认真、很认真地对上前辈的双眼,把身体每一个细胞里的温柔都融化掉了。


“我知道前辈钟爱巨乳,可是…巨根就不行吗?”




10.


春田无知也无觉,如饮下一杯冷开水。


什么反应也没有。




11.


长谷记得刚刚进嘴的奶茶是温热的,可不知怎么,胃里有些冷。


于是他直起身子,扯开面部肌肉笑了起来,做做活动想必能够给人带来点热量吧。


他笑前辈傻,懵住的那副样子像一只刚出洞就被捕食者逮住的傻土拨鼠。


春田这才缓过来,皱着一张包子脸不停拍打胸口,说你吓死我了,下次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


哦,好吧。




12.


不开喜欢你的玩笑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13.


他们还是老样子,一起吃饭、一起踢球、一起喝奶茶、一起去对方家做客、一起聊天打屁。


男人之间的革命友谊嘛,都这样啊。


直到第二场爱的暴风雨降临。


长谷一个人租房住,父母由于工作原因不在身边。


某天晚上,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门。


降临十一点了,他真想不到有谁会来找自己。长谷挑着眉毛放下手柄,轻手轻脚溜到厨房拿了把水果刀,再轻手轻脚溜到门边。


他打开锁,差点被两个相靠的人砸身上。


“快快快帮我扶一下…拿刀干什么呢这是!!”


长谷赶紧把刀扔得老远,伸手接过挂在女同学身上哼哼唧唧哭哭啼啼的前辈,给人平放到沙发上。


“前辈喝醉了?”


“是啊…放学以后,黑泽老师又叫春田去办公室了。他出来的时候哭丧着脸,手里还拎了个便当盒,告诉我是黑泽老师精心准备的。”


“他吃了?”长谷有点想把刀捡回来的冲动。


“吃了。一脸生无可恋地告诉我他真的不能吃,可是真的太好吃了。结果全部吃得干干净净。”


长谷捂脸,冷静了两秒又问:


“您怎么想起来把前辈送到我家的…”


“春田他妈妈出远门了,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一个女孩,也不可能把他弄回自己家。你和春田的关系很不错,所以就拜托你啦,学弟——”


千鸟双手合十,笑嘻嘻地朝他请求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荣幸地接下这个任务咯。”


“谢谢谢谢!真的麻烦你了!”


“没关系啦,您放心好了。”


“嗯嗯,那我就先回去咯?”千鸟理了理起褶的衣服,朝后辈挥挥手刚转过身,又想起什么似的急忙转了回来,“对了,如果他吐出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应该是没有大碍的,你不要太急哦。”


“嗯?为什么没有大碍?”


“啊…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黑乎乎那个是珍珠。我们一开始是去喝奶茶的,结果他因为吃完了便当觉得自己太没有自制力,所以难过得点来啤酒喝,可是喝了两罐都不到就倒了耶!!两罐!!我会心疼替他付的酒钱啊,只好把剩下的四罐全喝掉!!”




14.


不过春田没有吐。


他很安静,仰躺在沙发上,盖着长谷给他拿来的一条驼色毛毯,呼吸匀称得和平时入眠没什么两样,只是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家里的灯再次熄了。失明感来去都匆匆,暗色在长谷眼睛里急剧沉淀下来,如一滩埋了星星的泥水潭。


很多也埋了很久的星星。可是他向来没有机会将它们擦干净、取出来,放到春田创一面前。


现在有啦,现在有啦。


星星要从他探出的每个身体部位漏出去了。长谷跪坐在沙发前,原本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向上动作起来。


去真真切切触碰到春田创一需要经过一大段距离,大概是从地到天那么长的距离,总觉得还差一点、一点点。


心脏愈发轻飘飘的,身体的重量却异常显著,好像本能地担心从半空坠落似的。


春田的头发原来可以这么软,稍微拨弄开还能嗅到淡淡的牛奶香精味。


真是够孩子气的,前辈,连香波都要换成最喜欢的味道。长谷忍不住用指腹轻挠了几下。


鼻尖突然泛起了那小半杯奶茶的味道,以及——


一直以来所没能尝到的、眼下近在咫尺的、春田创一的味道。


长谷要把星星喂给他的前辈。


创一啊,能不能替我尝一口星星的味道呢?




15.


欸…果然不能啊。




16.


“话也不用说得这么难听吧。”


可是再难听,你也会全部听进去不是吗。


到底还是没关系,至少春田创一喜欢不了的男人不止你一个,至少春田创一没办法阻止你的心情发生。


没关系的。长谷川幸也还是那个喜欢春田创一的长谷川幸也,虽说春田创一还是那个喜欢不了长谷川幸也的春田创一罢了。




17.


其实正逢桃花期的春田学长完全想不通。


为什么会被男人喜欢上?明明看上去是个和电线杆一般直的直男啊,被同性喜欢上真的非常让人苦恼。


“为什么?”飞鸟咬着吸管看他。


“被拒绝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春田的脑海里首先浮现出离自己不足两公分的某后辈的脸,从那人亮得怕人的眼睛到自己最爱的奶茶香气——和现在桌上这杯一模一样的口味。


他忍不住把杯子挪到自己手边,想了想还是伸手覆上杯壁,仿佛这样才能支撑自己继续说下去。


“会很难过吧…不…也不是…”


应该说,是个人都会被自己过于激烈的拒绝方式给打击到吧。


现在的话,春田养成了午休的习惯,因为通常和他一起吃饭的那个人决定将他们的关系止于饭友,之后的桌上足球、关于女孩子的话题以及对学校生活的吐槽大概都被归为“没必要”这一类。


他从一开始的理解甚至不在乎,已经逐渐发展到了气愤却也无济于事。


“噗…我说春田啊——”见人连奶茶都喝不下去,飞鸟终于念念不舍地离开吸管,“恋爱中就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嗯…?”


“喜欢就是纯粹的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啊…”


她向前倾身,凑过去呼撸了一把朋友的头毛笑道:


“记得跟着心走就好,一切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意,和其他任何东西都无关。”




18.


黑泽武藏涉嫌性骚扰学生,正被停职调查中。


一所学校里总有那么几个爱空穴来风的小傻逼。


春田听说他人对班主任的肆意揣测后,当即站出来维护了黑泽的名誉,和他的同班同学们一起。


可他内疚得快要疯了。


假如黑泽是因为自己受到牵连,这比他亲手举报黑泽还难受。




19.


中午,长谷照例上楼找春田吃饭,却发现那人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旁边坐着愁容满面的飞鸟。


她瞥见门口的长谷,急切地挥手让他到这儿来。


长谷处于状况外,见两人颓得要死连话也不敢轻易说,指了指嘴巴又指了指春田向飞鸟挑眉示意。


飞鸟点点头,放他开口。


“春田前辈…?”


趴着的那人耸起脊椎骨,因为这声叫唤而僵硬。


“前辈啊——”


长谷想说些什么,却戛然而止。他将飞鸟从余光移到正视,而后一言不发。


旁观者如飞鸟从来都明白,于是她撇撇嘴,蹑手蹑脚地从后门溜出去了。


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什么都可以说。


“能告诉我什么事让您变成这样吗?”


春田不应他。


“是因为黑泽老师吗?”


是的,长谷在心里自答道。无论如何,春田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总是暴露无遗。别说藏心思,连这个前辈自己无法命名的情绪,长谷也都清楚。


“完全没必要因为这个伤心啊。”


“有。”


“跟前辈明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如果不是因为我…如果我没有来过这个学校,遇不到黑泽老师…他就…”春田缓缓坐直身体,抬头面对后辈时,眼周一圈都红得不能再红,“你知道吗Hase…黑泽老师因为我才离婚了…”


“是我的存在搅乱了他的生活,可是…如果我说不想把自己补偿给他的话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呢…”


自私吗?


长谷坐到他前桌的位子上,凑过去吻了一下春田鼓鼓的脸颊,快得让人来不及想到拒绝。


春田愣愣地注视着对方扬起嘴角。


“我自私吗?”


“…欸?”


“没有过问您的意愿就这么做了,只是因为自顾自地喜欢,我是不是也很自私呢?”


“应该…算、算是吧…?”


“那不就得了。”




20.


后来在黑泽的学生、前妻以及同事的力证之下,这件事情总算成功过去了。


春田也对班主任坦白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感谢并回拒了对方的感情,并放宽了心抱着哭成少女的中年男人反复安慰。


得好好感谢那天启发他的后辈,虽说使用的方式…


脸颊发烫。


那点柔软的温度在记忆里突然发作起来。




21.


春田创一有个秘密。


他没告诉过任何人,因为那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是个秘密。


心里一定有那么个东西存在,可是说不清道不明。




22.


直到学期末,春田才知道长谷可能要转学。


“他爸妈态度挺强硬的呢。”飞鸟如是说。


他能感觉到,自己很想很想很想知道的那个秘密或许要兀自消失了。


不甘心。




23.


那天放学,春田头一回下楼去找长谷。


他把他拉到厕所里,说你不能转学。


“为什么?”


春田烦躁得开始挠头:“反正就是不能。”


“那我也没有不转的理由不是吗?”


是呢。


“如果说…我不想让你走呢…?”


“什么意思?”


春田说不出更多的话了,因为他也不知道。


不想就是不想啊。




24.


好吧,好吧。


长谷只好又吻了前辈一下,这次是在嘴上。


“唔!你、你!…”


到底我什么呀?


一个捂着嘴说话说到一半堪堪顿住,一个挑着眉毛咽了一波又一波口水。


求求您两位老人家给个结果。




25.


春田放下手,舔舔嘴唇道:


“奶茶味!”




26.


气得长谷上去亲了个够本,差点没把人就地正法。




27.


狗屁奶茶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太喜欢我,所以把我的味道自动替换成最喜欢的奶茶味了。


傻东西。




28.


算了,总有一个人命中注定要让heart shaker为其shake heart的。


就决定是你了,春田创一。




29.


至于事后长谷为什么要请飞鸟前辈一个月的奶茶,还被自家男朋友叨叨了好久就让它变成谜吧。




30.


“你给飞鸟买奶茶都不给我买欸!!你是不是我男朋友了!!”


“啊听说校队要换守门员了因为体重管理不过关呢…”


“和奶茶有个什么关系啊!!都怪你手艺太好了还天天投喂我!!是故意的吧?是吧?!”


把男朋友喂成猪就不会再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跑出来了吧。——长谷川·养甜专家·幸也


况且,奶茶味有什么好记的,给我好好记住我的味道啊。




END


评论
热度(65)

© xigou | Powered by LOFTER